杂事

期考完了之后把XP换成SUSE,第一印象特别好,后来越用越烂。不是我说,GUI界面linux真的拼不过Win,Gnome和KDE不仅反应慢,配套的一系列应用也不好使。当然没配好是一个原因。不要叫我用命令行了,一想到那堆繁杂的参数我就恶心。命令行和GUI其实没多大区别的,都是已经编译好的程序,使用哪个都不会加深对系统的了解。就效率讲,命令行也不一定高嘛,ftp的命令行和flashfxp哪个比较快,用过的人肯定都明了。不过,SUSE的界面的确秀气很多,而且省去Win下乱七八糟的杀毒软件优化软件IE插件,加上开源,优势还是有一些。linux玩不了游戏,再别想抢哥电脑打魔兽。

换SUSE后出现的问题有,不支持flash,不支持中文,不能播mp3,不能看视频,不能看流媒体,流媒体没声音,chrome字体发虚,扬声器失声,kaffeine抽风,mplayer抽风,NTFS分区读写问题,ppt龟速,以及各种乱码。好吧,大多数是因为不合以前的习惯或者缺少某个包,但在很多写不出的细节上,SUSE真的让人抓狂的。

某日无事,找了62年拍的《Lolita》看。听很多人讲62版比较保守,但看完觉得比97版好很多嘛。小说印象最深的画面是Hambert杀了人,在高速路上开车遇到那个“透明的”小镇,尔后的那段描写。62年电影印象最深的是Lolita给Harmbert写信说:I have gone through much sadness and hardship. 97年的电影就不记得什么了,好像演lolita的演员比较老。

周六要考托福,2010真是衰运连连,这次人品好歹爆发一下嘛。想想大一的时候看各种出国经验贴,一个共同点是:要有明确的出国动机,不能就想着搞个文凭回来找工作。我一直都没有明确的动机,连找工作的动机都没有(求包养),就想出去看看,多样性就是对我最大的吸引力。今天看到新闻说湄公河捕获超大鲶鱼,又想起小时候看的《世界之最》,里面讲有最毒的青蛙,游得最快的鱼,银河系最明亮的恒星,世界上最大的蝴蝶,这本书对我世界观的影响,比高中学的哲学要多得多得多,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万花筒。

暑假又不能回家,三年了诶,我都忘了荔枝和龙眼的味道了,还有台风,北方没有这种东西,每年暑假都觉得缺点什么,原来就是台风来时浓重的水汽和窗户猛然关上发出的巨响。这学期过得唔系好开心,许多事情堵在心里,也罢,都是自找的,顺其自然啦。

明天去农科院实习,为什么学通信的要去农科院,这个我也不知道。

Comments (4)